大人的朝花酱。

暂停更新攒文出本子~!
所有文章随时可能被屏蔽随时可能删除重新发,这个博客随时可能死掉【死掉重新开子博】
就是这样喵!

【压切婶R18】甜蜜的一小时(上)

※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第一人称且每篇切换视角注意

※部分手机写的,前言不搭后语


♡Day 1♡
“所以说,”向着犹豫不决的你伸出了双手,我再次重复着,“只要不留下影响,这一个小时内做什么都可以哦?”
“做什么都可以的意思是指……”你视线游移着,似乎说出口的话非常恬不知耻,“是指做什么都可以吗?”
夭寿,那个聪明果断的压切长谷部好像说了一句废话。
但是不可思议地,我觉得这样的你格外可爱。
“嗯,可以喔。”
点着头,伸出的手臂却没得到对方的回应,只是被牵起了左手。
你微低着头,视线黏哒哒的缠在指尖,像是想将它溶成骨血,也像是捧着珍宝般小心翼翼。
而隔着薄薄一层绢制布料,我感受到了若有似无的温度,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错觉,或许是错觉吧,但愿我脸颊的燥热也是错觉。
“为……”为什么会这样?拥抱,抚摸,亲吻,甚至更进一步,于想象中演练过无数次比这更加激烈的触碰,本来以为自己能够承受的住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仅仅只是被牵住了手,就好像是被蜂蜜粘住了身体,动也动不得,挣也挣不开?
“长……谷部……”就在脑子爆炸前,我弱弱地开口唤他。
忠犬听到主人的召唤下意识地抬起眼来,我的脸庞仅仅在那青紫的眸中映了一瞬,长谷部就好像如梦初醒一般地大大甩开了的手。
“阿 阿阿阿,阿路基……?!”与此同时,像是放入开水中的温度计一般,他的脸红的比我还要夸张,“实,实在是万分抱歉!!我竟然,我竟然做出了如此无礼的的的的举动!!”
一定是被他传染,我说话也结巴起来了:“没!没关系!!都说了是,是,是随便,随便你怎么做都都可以!”所以,这种事情可以原谅!拼死将话语挤出发涩的喉咙,换来的却是近侍更加慌张的说教。
“不可以的!!这是,这是不可以的!”长谷部像是想要掩盖什么一般,用颤抖着的手捂住嘴巴,视线不住地飘来飘去。“这种事情……这种事情!!这么不知羞耻……啊啊啊啊!”
“所!所以都说了没有关系了啦!”
“不可以!!”长谷部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正视我的双眼,“天 天然……这么不设防您会吃大亏的!!”
被长谷部大声一凶,我也不知该如何回应,一时语塞,只好盯着他瞧。
长谷部本来就涨红的脸蛋被我盯得越发绷不住,严肃的表情渐渐崩塌,好不容易树立起的威严视线又开始左飘右摆,彻底沉下之后,只听从牙缝中挤出的小小一句话。
“……那个,还有十分钟……”
我随着他垂下了视线,悄悄地把指尖递回了那在我手边鬼鬼祟祟的手中。
那只手自以为在我手边勾搭的动作很自然很不引人注意,实际上因为其主人过度的掩盖与紧张已经让人无法不去注意了。
终于如愿以偿的手指没有肆意握紧,反而像是怕捏碎一般地轻轻捧在指腹。
我看见你又低着头,紧紧地盯着那指尖,眼角眉梢的缱绻透过发丝传达我眼帘,心口不知为何突然一烫,我听你低声喃喃自语,却又像是在说给我听。
“如果发呆的时间不算在内就好了……”


♡Day 2♡
“长谷部,很擅长照顾人呢~”
“您过奖了,实际上只是因为对象是您罢了。”
光裸的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利用呼吸的节奏慢慢摩挲着你的皮肤,我盯着眼前庭院景色中的某一点,全部注意力却都扑在了你的身上。
——我不清楚你究竟有何用意。
每天有一个小时可以对你肆无忌惮,若不是此时此刻正在发生,我就连做梦都不敢有这种想法吧。
是陷阱吗?是诱惑吗?有什么交换条件吗?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理所当然的疑惑只是闪过就被清理出脑内,剩下的就只有高热与迷蒙。
——如果用人类的感情来形容的话,这就是喜爱吧。
仅仅是肩并着肩,交叠着双手坐在一起,快乐就从心底不断地涌起。
“怎么觉得……”你的脸颊有些泛红,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长谷部居然说这种甜言蜜语,真不像你。”
“怎么会,我不像那些刀剑擅长哄人开心,”微微一顿,身体稍稍向你倾了倾,“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那是真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你吸引,想要让你开心,想满足你一切说出口与没说出口的欲望,想呆在你身边,想做你最特殊的那个人。
“不如说,要掩盖这一点更加辛苦……”
“诶?”
“……”我轻轻地笑了,“什么都没有。”
看着你有些不安的脸庞,鬼使神差地,我竟然将你拥入怀中。
明明动作完成的那一瞬间心中还有声音在提醒我僭越,而感受到你体温的那一瞬却又觉得都无所谓了。
幸福,硬要说的话就只剩下这个感觉了。
倾慕已久的人就在自己的怀里,额头抵着颈窝,小小软软的身子轻轻靠着自己,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颤抖着。
不敢动,甚至害怕心跳太过剧烈都会惊扰了你,搭在你腰间的手松的不能更松,捧着瓷娃娃一般,唯恐弄碎了你。
啊啊,惹人怜爱的人呀。
我轻轻闭上了双眼,风声变得悦耳,空气变得香甜,就连稍显燥热的温度都暖暖的轰得人有些晕眩。
太过于美好甚至于超出了认知范围,忍不住再起疑问。
我是在做梦吗?是梦也没有关系。
如果真的是梦的话,那么仅凭这个梦就够我活几十年份的了。
这一个小时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完全无所谓。
愿意用生命去换的饵食递到了嘴边,哪还有因怕疼而不去咬勾的道理呢?


♡Day 3♡
“那个!”扯住深紫色的衣袖,我垂下了视线,小声将后续的请求说出口,“把手套,脱下来……吧?”
想要被你碰触,想要被你碰触,不被任何东西阻隔地。
你好像憋了一口气重重点头,用略哑的声音答着好。
有些厚实,骨节分明,很温暖,稍稍有些青筋显露,说不上纤细修长,却是一双十分有男人味的手。
那只手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轻触我的脸颊,我也顺着你的动作将脸颊蹭了上去,指尖触到耳垂带来低低的摩擦声响,绵密的酥麻从皮肤传导向了脑海。
好害羞。
红着脸颊将额头靠上你的肩窝,手伸入大衣内部环住了你的腰。
隔着薄薄一层布料所接触到的身体颤了颤,随后像是回应我的动作一般,你也轻轻环住了我的腰。
好硬。
不提作为刀剑降生的钢筋铁骨,也不提男女肌肉比例之别,此时我所抱着的男性纤瘦到了会让人抱起来隐隐有些疼痛的程度。
腰好细啊,轻轻松松就可以环抱过来,不光腰而已,你的哪里都那么匀称好看,让人想要珍惜,让人觉得喜欢。
好热。
即使隔着衣服,高热的体温也源源不断地传达过来,刀剑不是应该冰冷才对吗?还是说我所感受到的热度,其实是我传导给你的呢?
喜欢。
你的身上有和我同牌子洗衣露的香味。
啊啊,好喜欢。
环抱着你腰肢的双手顺着脊柱摸索,隔着布料描绘你肌肉的形状,虽然纤瘦,但指尖结实的触感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你确实是一把可以用来征战的钢刀。
低低的呜咽不知从哪里传来,我偏头看着你的侧脸,眼角泛红的表情不像是钢刀,反而像是被人欺负玩弄的奶犬。
“长谷部。”我呼唤着你的名字,于是你偏过头来望向我,等待着我接下来的指示。
哪有什么指示,我只不过是想叫叫你罢了,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撑不住害臊的竟然是我,轻轻踮起脚尖把鼻尖埋进你的肩头,不让你再看我的脸。
搭在我腰上的手,开始不很安分地乱动,指尖隔着连身裙在软肉上勾画摩挲,不由得随之一颤,轻轻哼着求你不要戏弄。
“主……”你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热气撩过耳廓又是一阵酥麻。
有什么,顶在小腹上。
过于大胆地收回环在脊背上的手,隔着衣料抚摸着对我来说很陌生的东西。
紧贴着的身体不住地抖了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你将物体往我手心顶,不时嫌我动作太小还主动摆腰来蹭。
“……长谷部,很期待吗?”
抬起头,你皱着眉微闭着双眼,脸上的红潮浓得滴血——想必我也是一样的状况吧。
“主……”环着我的手臂第一次用上了力,像是叫我别看你的脸一般将我拥入怀中。也像是求欢一般,不偏不倚地压上来微微磨蹭。
奇异的感觉激得我双腿一软,内里不由得抽了抽,靠着你才没瘫坐下去。
你似乎在学我,把鼻尖埋进我的颈窝,热气与湿气一同疼爱着我的皮肤,我堪堪开口。
“那,那个……时间到了……”
紧贴着的身体肌肉一瞬间绷紧,随后似乎是颤抖了两秒,压在肩上的重量,托在脊背的支撑,一一撤下了。
“是,我明白了。”
站姿端正,面带微笑,你的表情和平时毫无二致,值得信任的近侍。
只不过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看起来竟然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我的唇颤了颤,终究还是吐出不知廉耻的话语。
“还……还有明天……”


♡Day 4♡ 

点我看文


♡Day 5♡
今天的气氛,总感觉和往常有点不一样。
你环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威压的感觉让我不由得端正姿势,此时诚惶诚恐地正坐着的我才更像是臣下吧。
怎、怎么了呢?
虽然最开始有些放不开,但是渐渐地你变得主动起来了,碰触我的时候也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因为过分亲密所以被讨厌了,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不知怎的我变得不安了起来。
你紧紧皱着眉头盯着我,眼睛里反射着昏幕的微光,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楚。
就连平时的你,都不会对我露出这么严厉的表情。
“长谷部,已经到时间了哦?”不明所以又有些害怕,我小声提醒。
没关系的,至少这一个小时之内是甜蜜的,至少先躲在这一个小时里面。
“我很清楚!”生硬的语气吓了我一跳,你也好像是此时才惊觉自己的情绪不大对劲,轻轻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发生了什么吗?”壮着胆子,我伸手去扯你的裤脚。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投入了你的怀抱之中。
不能说是松也不能说是紧,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与之前单手轻搂不同,这个拥抱格外实在。
像是要确认我存在于此一般,交颈相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的异常是显而易见的,我再次询问:“怎么了?”
双臂从你的腋下穿过,慢慢地抚摸着你的脊背试图安抚。
而你无言,只是一动不动地抱着我,气氛似乎慢慢地在缓和。
很舒服,被你抱着暖洋洋的,虽然有些坚硬,但也正因为此,觉得很有安全感,明明是利刃,却像是盾一般地守护着我。
好喜欢你啊。
眼眶不知为何有些发烫,我轻轻嗅着你的味道,心里止不住地重复同一句话。
好喜欢你。
不知道该怎么打破不可逾越的界限,停滞不前无法更进一步的关系。
想啊想啊想,想破了脑袋终于想出来了。
如果不满意现在的界限的话,那么我就亲手再划定一条界限吧。
所以,在每天黄昏降临过后的这一个小时里,只在这一个小时里,被你疼爱。
“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软绵绵的轻哼滴着蜜,黏答答地求人宠,“难得的一小时嘛。”
聊一聊天,笑一笑,拉一拉手,或者是做一些更亲密的举动。
能够让人心情雀跃、期盼着下个一小时来临的举动。
但是听了我的话,你抱着我的手臂突然收紧了。
“上午十一点,是那家伙的一小时吗?”
干涩生硬的语气糟践了你好听的声音,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话语的内容。
“也给他吃了呢,您亲手做的点心。”
听到这里,才突然明白过来了,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是因为我不愿意吃,所以才给他的吗?你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接着说,然后顿了一顿,微微推开我,看着我的脸,自嘲一般地笑了。
“还是说只是给我试试味道,原本就是只做给他的呢?”
好可怕,第一次觉得你可怕。
明明是在笑着的,但是眼睛却完全没有笑意。
在生气。
我在心里笃定地下了结论。
“那个,长谷部。”
“是,请问有何吩咐?”你挑衅一般地使用了刚刚相识时所使用的语气,句尾微微向上挑着,充满了疏离与客气。
“烛唔”刚刚出口一个音节,就被你捂住了口鼻,你眯起了眼睛贴近我,“这一个小时里您都要听我的,没错吧?”我点了点头,你满意地接着说:“在这段时间里说别的男人的名字,您的胆量不错呢。”
渐渐感觉到了呼吸困难,我伸手想要拨开你的手,你却捂得更紧了。
窒息放大了耳鸣,像是警报一般不断地响着,脑内满是雪花,我再次听到了你的声音。
“不要再提他了,可以做到吗?”
拼命点着头,已经听不太懂话语的意思了,近乎求生本能地点着头。
终于获得了赦免,大口呼吸着空气,意识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而你好像是特地等我恢复,静静地看着我,然后才扶着我的肩膀将我推到在地。
从正下方看着你的脸,被你跨骑在身上,这样不知廉耻的姿势——我想象过好多次。
明明想象过好多次了,还是被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你面无表情地解开我的衣纽,将不受日晒的白皙皮肤裸漏出来。
“您很可爱呢。”
状似随口的一句称赞,让我后知后觉地红了脸颊。
你的视线舔过我露出的肌肤,我握拳放在脑边的双手颤了颤,想要去挡却被你识破压住。
胸前蹭过你的白衬衫,我没忍住打了一个激灵。
放弃反抗,我垂下眼将视线偏向一边,脑子嗡嗡乱响。
熟悉的热度隔着白色的手套触碰了我的脸颊,随后是脖颈,锁骨,胸,腹,腰,无论走到哪里都带起体内轻微的燥热。
心跳的那么厉害,肯定被你察觉了,不会被你笑话吧?
我偷偷瞧了你一眼,却正赶上你也盯着我看。
像是等待着我看向你一般,你在此时说话了。
“到时间了。”
与以往不同,这次由你来宣布结束。
“也是啊,不可能真的吃掉。”
你站起身,整理好衣装,没有管还躺在草席上的我。
“毕竟我只不过是个试味的嘛。”


——————————————————————

长谷部生气咯\(^o^)/

最喜欢惹长谷部生气了——!

评论 ( 6 )
热度 ( 109 )
TOP